夏末秋初

不给糖,就捣蛋


     “叮咚"


     “不给糖,就捣蛋”

       林息一开门就愣住了,一个白色团子突然蹿到他面前来,晃了晃白净的小手,只露出来一双小眼睛,林息只记得那双眼睛很澄澈,像一颗没有杂质的蓝宝石,投射出自己的身影,他看着那双眼睛,林息沉寂的心脏忽然有了生命,慢慢的,被耿直的目光盯的脸上发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白团子见证人愣愣的生气的咕着嘴,又更大声的说了一声“不给糖,就捣蛋!”林息这才回过神来,慌慌忙忙的去那放在柜子里的糖果,林息尽量慢一点,多看看他。但小孩眼中只有甜蜜的糖果,小孩拿了糖果,甜甜的说了声谢谢就走了,看着那白团子蹦蹦跳跳的离开了身影,林息不自觉有了笑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林息知道那小孩是他的邻居,叫莫安,最喜欢吃糖了,此后,每天他都会抓一把糖,到隔壁去找莫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见得多了,也就成好朋友,它们会躺在草地上,拉着对方的手,看星星,那天的星星很多,很繁,莫安清脆的声音响起,“林息,下一个万圣节一起去要糖果吧!”林息眯着眼睛听莫安说,宠溺的对他说“好!"“拉勾一百年不许变,变了就不分给你糖了!”“好"莫安很喜欢吃糖,而林息觉得,莫安给的糖也不是那么腻了,他也可以为了莫安改变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林息和莫安本以为可以这样下去,谁也不去捅破这层窗户纸,直到那天,莫安带着哭腔慌慌张张的跑到林息家里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给林息带来一个坏消息——莫安要搬家了!林息无力的靠在墙上,自己喜欢的人,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。林息无比惊恐,他只能快速回归镇定 下定了决心,按着莫安的肩对他说:“晚上老地方……”莫安一边抽泣,一边答应,那双好看的蓝宝石镶满了泪水,林息看着无比心疼,俯身去抱了抱他,莫安一下就扑到了林息身上,放声大哭,说到底,他还只是个孩子。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夜幕降临,星星依旧繁天,月亮依旧明亮,约定依旧在期,他们在星空的见证下拥吻。


        莫安走了,搬到林息都不知道的地方,林息也不知道莫安到底回不回来了,但他会每天都坐在窗前,向着莫安离去的方向,万一他回来了,林息就会错过,所以他便会一直等着他,等着他回来完成约定 。

       (以上结束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(以下是另一个结尾)

       又是一年万圣节,不过林息在家里特意准备了他们爱吃的糖,或许莫安可能完不成他的约定,但林息依然会等着他,林息手里攒着一把糖,身上穿着第一次见面时莫安穿着的幽灵服,坐在窗前,天色渐暗,昏黄的斜阳映照在身上,很舒服,林息依然等在窗前,门铃始终都没有响过,林息注视着黄昏的夕阳,心里期盼的那个人一直都没有来过。“你失约了哦”林息默默的对莫安说,伴随着心里的期盼,门铃竟意外的响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叮咚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给糖,就捣蛋”


        林息激动的打开了门,一个白色的团子窜到他眼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有失约哦!”

一个小小小小的脑洞

写作业的时候,突然想到一个小小小小小的脑洞一个结尾


传来的只有一个消息——他死了


林息近失神了几秒,这几秒,他想的只有不可能,疯也似的去寻他的尸体。


他见到了。


明明之前还红着眼眶说自己畜牲的人,剩下的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


他手里紧紧攒着一张被血染的要腐烂的纸条


林息颤颤巍巍的打开,上面只有几个字


“我还是爱你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我疯了哦

   我疯了


   我这次真的疯了

   

   但仍旧没人信我


   很好


   父母不信我,又打了我一顿


   朋友不信我,又接着嘲讽我


   男朋友不信我,摸着我的头假笑的说,乖


   我眯了眯眼睛,享受着他手上的温度,很凉


    万一我真疯了呢


    夜色,红色,白色


    今晚,注定不平凡


    我疯了


    这次,我真的疯了哦


    没关系,我再也不需要你们的信任了

发发

运动会上摸的鱼

安 第一章

         一个新坑,更的会很慢,我爱鸽。但弃坑是不可能弃坑的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城外的围墙很高,唯一的小道也很逼仄,几株枯藤毫无生机地倒挂在围墙内。

     “唉,哥,我听说最近几天又要体检,不过我倒是希望在别人上课的时候体检……”“又要体检啊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涵还没说完就被莫竹安打断“唔,好像在后天,我跟你说……”

 莫竹安心不在焉的听着,不时应上两句。

其实,体检在这所高校也算得上是常事,可最近却越来越频繁了,还有些人,体检完就跟失踪一样,哪儿都找不着,

        校园里很早就有这样的传说:那些人体检完之后都被带去了围墙外,生死未卜,还有的说体检完的人都被带去过好日子,不用上学,不用考试,每天就呆在家里。不过大家还是更轻信第一种。这么说,陈涵也算个人才。

     “别说了,母老虎来了。”莫竹安话音刚落,刚刚吵闹的班级瞬间安静,一眨眼的功夫,站在桌旁的陈涵立刻表演原地消失,莫竹安也见怪不怪,默默把书拿出来,其实他并不讨厌体检,但他的青梅竹马也是暗恋的人。苏颜因为前几天的体检之后一直消失到现在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上课!”莫竹安被闫老这一声喊的一激灵,闫老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。手忙脚乱的整理一下,“把书翻开。”莫竹安随意的翻了翻,随后,从书的侧方掉出来一张黄色的纸条,纸条上没有别的,只有一串乱码,他皱着的眉头,以为又是哪个人的恶作剧,随意的把纸条塞进桌洞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座围墙,其实很早就有了,早到这所学校的校长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,在每个人小时候都会听过长辈说过,围墙外千万不能去,看看可以,最好是不要去,外面有很可怕的东西,一般这么说,那些小孩基本都会被吓得魂飞魄散,但依然抵不住一些好奇心盛旺的少年,听说曾有人去过围墙的对面,但一会儿就回来了,回来的时候脸色苍白,对墙外的事闭口不谈,甚至听到围墙都会被吓到精神失常,不得已将他送进了精神病院。莫竹安其实对墙外的事情并没有那么感兴趣,但只限于苏颜还在的时候,但是现在也就另当别论了,关于苏颜的踪迹,不管什么,他都想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莫竹安抿了抿嘴,“19号你来回答这个问题”莫竹安立马站起来“选c”“好好听课坐下”闫老不喜欢叫名字,都是直接叫学号,但从未说过理由,说起来苏颜是20号,当初分学号的时候,莫竹安就因为是19号高兴的不得了。又说回体检,莫竹安倒希望自己是失踪的那一批,说不定能遇见苏颜……

有个大胆的想法……🌚😏

时光代理人的OP真的是练死我了,对着上面一点点练, 好吧,我手废了,我就不信有人看得懂我写的东西😏🌚

Q:提名因为一个太太而入坑的cp吧!

尤石马大大必须上号,因为大大我入了雄炭!

Q:那些让你直呼“达咩”的场面?

要我剪头发,头发是我的命根